http://www.nantecasting.com

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北京分行主动与其联络

  金融体系强大是世界大国崛起的象征,更是整个社会平稳运行的先决条件。任何一个时期,社会发展都需要与时俱进的金融体系作为支撑,这意味着我们的国家金融结构需要在金融系统的稳定运行中持续升级。因此,如何高效构建符合国家经济发展阶段的、适应社会演进方向的、同步人民需求的国家金融结构是摆在各国政府面前的重要命题。本文阐述了在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背景下,互联网在国家金融结构升级中发挥的重要作用。近年来,政府陆续出台的一系列金融创新发展政策,使互联网为强化国家金融体系提供了长效动能。

  金融结构是指一个国家金融系统体现的外部构成特征,是国家战略的重要基础,具体涵盖了金融各业、金融市场、金融机构、金融工具等各自的规模以及占比。健康的国家金融结构,能够使金融服务迅速触达需求端,高效完成社会资源、资本的配置。近年来,互联网在我国社会发展、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力随着其自身普及率的提升逐年走高,因此,互联网在当前及未来很长一段周期内将对金融运行环境和规律,产生长久而深远的影响。

  早在1969年,戈德史密斯的研究就曾指出:金融体系的量性发展是质性发展即金融结构升级的基础,这两者之间能达到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效应,需要社会金融活动的创新作为催化剂。白钦先在2003年进一步揭示金融质性发展的特点:与金融量性发展相比之下,金融质性发展具有更丰富、更深刻的内涵,其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金融结构的优化。这些理论结合当前我国宏观经济战略及社会基础,使得我国的金融结构升级过程既存在较为明确的体系依赖性,又保有创新的关联性。一方面,我们的金融系统在社会经济运转的保障能力上依赖固有的体系,自我调节属性较弱。另一方面,当金融体系的配置能力相对落后于社会发展所需,金融的创新属性将有机会发挥优势,促生新的调节反馈机制,以提升配置效率。例如,在国家及地方引导性政策的支持下,互联网作为新金融媒介,能够使非金融业的直接融资比例提高,从而促进整体金融结构的优化、助力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金融的发展融合了总量增长和结构优化两个维度,与金融总量快速扩张和规模急剧扩大相比,金融结构的调整和优化滞后,这是导致中国加快金融结构性变革的可观环境。金融业是知识密集型的服务产业,其发展高度依赖于技术创新,而互联网通过技术溢出路径促进金融的创新,推动金融规模不断壮大。

  90年代中期,互联网在我国初露头角,那时真正使用过互联网并从中获取到有效信息的人数甚至不足总人口的0.05%,从2000年到2018年,各地互联网普及率均呈现连年大幅提升,截至2019年末,我国网民人数已超过了9亿人,总计有6成以上的人口将互联网融入了各自的日常生活。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等一些列新技术驱动着社会步入万物互联的新时期,数字化、精细化、网络化金融服务正以前所未有的发展速度融入金融新常态。这些技术不仅仅衍生出了便捷的新工具,更带来了一套全新的方法论,代表了可以被现有的金融结构和体系吸纳入固有框架、优化既有流程和资源的技术要素。我们的新金融体系在互联网及其整体产业的助力作用下实现了服务高效化、监管智能化、组织多元化、风险可预判等质的飞跃。金融的市场功能正在不断被强化,服务于社会民生、经济、创新运动浪潮之中。

  金融体系的核心功能是合理分配社会经济资源。金融要解决的本质问题是如何高效地把资源配置到社会发展的重点领域以及薄弱的环节,满足公众和实体经济多样化需求,平衡发展。要提高效率,那么金融就必须跨越时间和空间的局限,互联网成为了最强大的纽带。大数据、云计算、平台科技、移动互联网等技术强势引导传统金融业的创新和变革,推动银行等金融机构变革支付清算手段,升级客户管理、丰富客户服务工具和运营管理模式,重构风险评估体系,使金融交易成本大幅降低,使金融服务化被动为主动。

  近期新冠病毒感染导致的肺炎疫情爆发,给公众健康安全和社会经济活动的正常运转造成很大的挑战。中央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等部委迅速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要求各级金融机构承担起“疫情阻击战”的支援保障工作。

  在疫情防控资金支持方面,截止2020年2月3日,央行共投放1.2万亿流动性,保持金融市场合理充裕。在此基础上,银行业金融机构依托互联网技术认真落实监管要求,高效推进了单位和企业的服务对接,调配倾斜信贷资源,强化信贷资金供给,全面满足疫情防控重点领域的资金需求。以受疫情影响较大的餐饮业为例,西贝餐饮集团因400家线下门店停业,造成现金流危机。2月3日,浦发银行600000股吧)北京分行主动与其联络,通过网络视频会议形式,共同商议对策,银行将西贝方的需求,结合餐饮大数据分析,提出一套综合授信与金融服务方案,双方确定了合作内容。浦发银行启动了网上授信绿色通道,规模5.3亿人民币的授信额在2月6日即完成核批,2月7日,双方再次透过互联网平台完成核保及合同签署,1.2亿元资金贷款,即入账到西贝餐饮集团。对抗疫情,如同与时间赛跑,互联网无疑是银行提升服务效率,加快信贷审核,简化服务流程的有力抓手。

  在做好基础金融服务保障方面,互联网及其衍生产品同样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各金融机构积极运用人脸识别技术,指纹支付技术,扩展远程服务渠道,引导客户采取线上手段办理各类个人金融业务,最大限度的减低人与人之间面对面接触,聚集到金融办公场所带来的病毒传播隐患。

  当我们的社会面对突发的危机,一些日常生活中普普通通的产品和服务,都成为了重要的“战略资源”,此时,电商平台优势进一步凸显,它能整合大数据运算力、智慧物流配送、采购管控形成庞大的互联网生态圈,向社会中亟需投放资源的单位和个人赋能,重新帮助人、货、场建立起联系。得益于我国积累的网络技术优势,百姓们动动手指就可以点外卖、寄快递、买卖商品、远程办公和学习,这些产业能持续稳定地输出经济价值,成为保障国家经济社会高效运转的重要支撑。可以说,移动互联网技术和产业的出现,极大地促进了中国经济提质增效。

  区块链的诞生,被普遍认为是互联网产业欣欣向荣之中,一次精彩的“空中加油”。它是未来国家金融最迫切需要的功能之一。甚至有国外的金融学者曾预言:区块链是国际新金融的最终形态。

  它的特性诸如:去中心化、开发性、分布式、加密,不可篡改都是金融市场非常青睐的属性。区块链与金融领域的结合,目前拥有比较明确的4个方向,分别是:降低成本,帮助金融领域进行垂直变革;提升金融系统抵抗信用风险的能力;进一步巩固“互联网+金融”模式;催生更广泛的金融生态发展;可见,区块链金融是适应目前及未来社会经济运行的理想结构模式。此外,区块链与自金融具有天然的耦合性。自金融是一种无须信任的人人金融模式。在墨守旧规的传统金融领域,中介组织举足轻重,在诸如信息传递、交流沟通、交易确认、账户管理、支付结算、账务记录、资金转移等一系列经济活动中,政府监管部门、公证机构、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等中介机构通过创造相互之间的信任关系来支撑整个金融系统的有效运转,这样的模式具有很强的中心化特征。而区块链的金融模式是集体运作,它将绕过中介机构,降低交易和时间成本、提升经济活动效率、更迅速地为交易双方建立信任关系,并且保证交易双方同时获得完全一致的信息。区块链所处的自主运行系统和它创造的交易环境,可有效降低现有金融系统中管理、维护、人员的成本,提高金融业体系的经济效益。区块链技术还具有可编程模式,能够令共享金融得到很好的发展。在全球范围内,凡是有发展条件的国家,都在加快布局区块链产业,我国凭借区块链及金融领域拥有的良好基础,正积极推进两者的融合发展。据最新统计,在国家备案的 506 个区块链产品中,金融领域备案产品数量为 120 个,约占 23.72%,成为区块链技术应用布局密集的行业。

  值得注意的是,区块链技术对金融行业来说:并不是颠覆,而是一种回归和提升,这也正是我们在前文多次提到的,国家金融结构升级的目标,是使自身更好的匹配社会经济运行,发挥功能优势。金融系统的建立是为服务于社会,服务才是金融的本源。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严守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是我国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然要求。以金融系统视角观察,互联网在金融风险管理方面是如何形成助力的?首先,优化金融风险监管,以金融大数据为基础,国家监察机关可以进行多维度整理、挖掘、使用,实时监测金融业运行状况,并将监测结果,按行业下达分管机构,以便分管机构能够在最短时间内做出决策,完成专业化的风险化解与处置。

  互联网技术,解决了各级金融监管部门之间的信息共享问题,未来还可能实现产业链金融,乃至经济实体的全流程打通。顶层监管解决统筹规划问题,基层监管完成风险化解的执行工作。互联网技术使得金融风险有了跨越行业、市场、地域屏障的监管。再举一个信用风险管理的例子——征信风险识别来看,征信信息主要涵盖两部分:第一是诚信信息,第二是信用信息。诚信信息的分析,要依靠对大数据的归集、整理、建模功能,来对特定对象进行过完行为分析,判定其是否存在不诚信的行为。在分析信用信息部分,大数据,区块链技术可以通过关联方、交易行为、合作伙伴的分析,以主体对象(多数为企业)风险识别来量化企业未来一年内的违约概率。总之,互联网在金融风控领域的广阔前景是得到各界广泛共识的,无论监管层、企业层面、又或者参与到社会经济活动的芸芸大众,都在期待着互联网为我们更低成本、更高效率地化解各种潜在金融风险。

  概括而言,评价一个国家的金融结构是否健康,必须要综合多方因素,将实体经济对金融服务的需求相匹配。国家金融结构的升级,要落实到社会需求端,互联网作为桥梁、媒介和工具,为国家金融结构和社会需求建立起勾稽关系,并源源不断加固沟通的桥梁,铺就出更安全快捷的有效路径。(谢志楹

  【1】唐铮玉.互联网金融背景下普惠金融发展分析[J]. 现代营销(经营版), 2018(08)

  【2】钱娜,张军. 互联网金融助推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中的问题及对策[J]. 经济论坛, 2017(03)

  【3】 宋晓玲,侯金辰. 互联网使用状况能否提升普惠金融发展水平?——来自25个发达国家和40个发展中国家的经验证据[J]. 管理世界, 2017(01)

  【4】 滕超 叶蜀君. 互联网金融发展对我国金融结构的影响分析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6-11-15

  【5】曹磊,钱海利. 互联网+普惠金融:新金融时代.机械工业出版社,2015(07)

  【6】何德旭. 用互联网技术管理金融风险. 商讯, 2018-07-15

  【7】王守义. 经济金融化趋向及其对我国实体经济发展的启示——基于1973-2017年美国经济发展数据的分析[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8(10)

  【8】谢绚丽,沈艳,张皓星,郭峰. 数字金融能促进创业吗?——来自中国的证据[J]. 经济学(季刊), 2018(04)

  【9】 姬旭辉. 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政治经济学研究[J]. 经济学家,2019(02)

  【10】孙彬,徐春. 区块链技术协助共享经济的发展契机研究[J].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2019(03)

  【11】张礼卿,吴桐. 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理论依据、现实困境与破解策略[J], 改革, 2019(12)

  【12】张莹. 商业银行金融产品的创新及风险防控措施探讨[J]. 中国商论. 2019(21)

  【13】章曦. 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测度、识别和预测[J]. 中央财经大学学报, 2016(02)

  【14】胡宗义,黄岩渠,喻采平. 网络相关性、结构与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关系研究[J]. 中国软科学, 2018(01)

  【15】 宁宇,秦晶.法律风险防控对互联网金融风险影响的研究[J]. 现代经济信息, 2019(02)

  【16】严振亚,李健. 区块链在数字资产交易领域中的创新应用[J]. 企业经济, 2020(01)

  【18】 杨启. 我国农村互联网金融的特征、发展障碍与对策路径[J]. 技术经济与管理研究, 2019(03)

  【19】王小丽,陈建清,沈瑞林. 基于互联网+模式的医疗服务“最多跑一次”改革实践[J]. 中医药管理杂志, 2019(23)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