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nantecasting.com

在美国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后

  美国认为继续作为《开放天空条约》成员国已不符合美方利益,将在6个月后正式退出该条约,除非俄罗斯方面能重新履行这一条约。

  美国国务院于当地时间5月21日发表声明称,美国将向《开放天空条约》所有签约国递交退约决定通知书。美国认为继续作为《开放天空条约》成员国已不符合美方利益,将在6个月后正式退出该条约,除非俄罗斯方面能重新履行这一条约。

  据CNN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认为,“退约”可以使俄罗斯方面重回谈判桌。“我们有机会达成一个新协议,或是做些什么挽回旧条约。”当记者问及这一决定是否会加剧美国与俄罗斯之间的紧张关系时,特朗普否认,他说:“我们和俄罗斯拥有非常好的关系。”

  据今日俄罗斯(RT)报道,俄罗斯外交部表示,俄方并未违反《开放天空条约》,如果美国退出,不仅有损缔约国利益,整个欧洲安全体系将受打击。特朗普政府正在让所有军控协议“脱轨”。

  据央视新闻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5月22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对美方不顾国际社会反对,执意退出《开放天空条约》深表遗憾。美此举与其近来系列“毁约退群”行动如出一辙,是美固守冷战思维、奉行“美国优先”和单边主义、背弃国际承诺的又一消极表现,美方此举不利于保持地区国家间军事互信和透明,不利于维护有关地区的安全与稳定,对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也将产生消极影响。

  “开放天空”的概念最早可追溯到冷战早期,由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于1955年提出,允许美苏侦察机在对方领空飞行,主要是为了打消突袭的担忧。时隔30多年后,时任美国总统布什1989年再次提出北约和华约集团相互开放领空的建议。在随后的3年中,相关国家就“开放天空”计划进行多轮谈判。

  直到1992年3月,《开放天空条约》签署,10年后该条约才正式生效。现有35个缔约成员,包括美国、俄罗斯,以及大部分北约成员。

  根据条约规定,任何一个成员国都可以向另一个成员国提出,派遣侦察机到对方国家领空执行侦察活动。但也有限制,首先必须在行动前72小时递交申请,另外在行动前24小时递交具体的飞行路线,被侦察国军事人员须同机随行。

  最重要的一点是,执行开放天空任务的侦察机只能搭载雷达、红外线仪器等侦察设备,不能携带任何进攻性武器。

  《开放天空条约》生效之后,美国与俄罗斯的相互空中侦察备受关注,美国多次指责俄方未能切实遵守条约,俄罗斯表示否认。2019年10月,美媒报道称,特朗普政府正着手退出《开放天空条约》。当时俄罗斯明确反对,认为美方一旦退出条约,双方冲突的风险将会增加。

  2020年5月21日,美国国务院在声明中明确了“退约”决定。据CNN报道,五角大楼发言人霍夫曼(Jonathan Hoffman)表示:“在这个大国竞争的时代,我们倡导惠及各方的协议,合作伙伴能够负责任地履行义务。”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将美国退出该条约的原因归咎于俄罗斯,他声称俄罗斯“多年来一直公然地、不断地以各种方式违反该条约”。美方了解欧洲盟友仍然重视这一条约,“如果不是为了他们在该条约中的利益,我们可能早就退出了。”

  今年3月,美俄曾在俄罗斯和格鲁吉亚边界的侦察飞行问题上发生分歧,美方借机指责俄罗斯未履行《开放天空条约》。对此,俄罗斯外交部表示,格鲁吉亚作为条约缔约国,拒绝对俄罗斯飞机开放空域,违反条约在先。

  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格鲁什科5月21日表示,俄罗斯尚未收到美方有关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正式通知。“我们拒绝任何为摆脱这一条约的辩护,没什么能阻止继续讨论技术性议题,而美国歪曲事实称俄方违反条约。”退出条约的行为将影响所有缔约国的利益,也包括北约成员。

  俄罗斯外交部表示:“俄罗斯正在竭尽所能来维持条约的完整性,并认为有必要通过开放天空协商委员会内部的谈判来协调现有的分歧,考虑各方关切,包括美国及其盟国执行条约内容的问题”。

  俄国家杜马(议会下院)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21日表示,这是美国政府继退出《中导条约》之后破坏军控领域关键条约的又一举动,对欧洲的军事安全体系构成威胁。他说,针对美方的举动,俄方将采取适当的应对措施,以保护国家安全。

  上个月,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的议员曾致信特朗普,指责总统在全球应对新冠危机之际企图撕毁《开放天空条约》。

  5月21日,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埃利奥特·恩格尔表示:“《开放天空条约》一直以来都是美国和欧洲盟友保持稳定、透明、安全的支柱。根据该条约用飞机进行侦察,对于扩展《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其他军控措施来说至关重要。”

  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21日在其网站发表声明称,政府决定退出《开放天空条约》,“这相当于向我们的欧洲盟友扇了一耳光,使我们在该地区部署的部队处于危险之中,公然违反了法律。该决定削弱了我们的国家安全利益,使美国处于孤立,因为我们退出之后条约还将继续下去。”

  “这一决定并未与国会进行商议”,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指出,美国国防授权法案要求,政府至少在退出军事条约前120天发出通知,而且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其他国会部门官员就此事寻求沟通,均未得到回复。

  美国前中央情报局(CIA)局长迈克尔•海登(Michael Hayden)在推特发文,直言“退约”的决定简直是疯了。

  美国国务院前官员、美国军控与防核扩散中心政策主任贝尔(Alexandra Bell)对加拿大广播公司表示,不顾盟友建议执意退出条约,“我看不到这一决定有任何积极的方面”。

  据CNN报道,此前便传出美国欲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消息,北约以及乌克兰等国曾敦促华盛顿不要这么做。分析人士指出,欧洲国家将此条约视作其安全基础设施的核心,而美国退出条约的决定可能会使跨大西洋盟友关系承受更大的压力。

  《纽约时报》报道称,特朗普决定退出《开放天空条约》的决定更加证实了,他正准备退出与俄罗斯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路透社评论,如今外界更加怀疑华盛顿是否会寻求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

  在美国单方面退出《中导条约》后,《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成为美俄两国间仅存的主要军控条约。条约规定,美俄双方部署的核弹头数量不超过1550枚。而该条约将于明年2月到期。目前,双方对于条约到期后是否续约仍未达成一致。

  据俄罗斯塔斯社报道,早在2019年12月,俄就向美方提出了一项正式建议,即无条件延长《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着手处理与此相关的实际问题。但是并未得到特朗普政府的积极回应。

  此前特朗普曾表示,《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是奥巴马政府留下的一笔“糟糕的交易”。俄罗斯副外长里亚布科夫在今年2月举行的慕尼黑安全峰会上表示,美国政府现在就是在拖延时间,目的是让双方根本就没有时间去谈续签的问题。

  2017年1月23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令,正式宣布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特朗普在竞选中曾多次抨击TPP将“摧毁”美国制造业。

  2017年6月,特朗普宣布,美国将“停止落实不具有约束力的巴黎协定”,认为后者让美国经济处于不利位置。2019年11月4日,美国正式启动退出《巴黎协定》的程序。

  2017年10月,特朗普宣布退出教科文组织,理由包括美方拖欠会费不断增加,教科文组织带有“反以色列偏见”,需要根本性改革。

  2017年12月3日,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宣布,美国将退出全球移民协议,这是一项旨在改善移民和难民处境的协议。美方称,这项协议与其政策“不一致”。

  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将退出伊核协议,并重启因伊核协议而豁免的对伊朗制裁。他说,伊核协议是一项“糟糕的”协议,对伊朗发展核项目的限制“很弱”。

  2018年6月19日,时任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称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对以色列“存在偏见”以及“无法有效保护人权”。

  2018年10月17日,美国政府正式宣布,退出万国邮政联盟。这是商定国际邮政事务的政府间国际组织。

  2019年8月2日,俄罗斯与美国先后宣布,《苏联和美国消除两国中程和中短程导弹条约》(简称《中导条约》)当天失效。在此之前,美国政府当年2月单方面启动退出《中导条约》程序。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